IMG_1817
十八丁,是一个有故事的渔乡。

150多年前,因为锡米,开辟了太平。当时急需良好的运输系统,因此,在1885年,距离18公里的十八丁,马来半岛第一个铁路就在这里建成,用以运输生产自太平拉律山脚下的锡米至十八丁,再从十八丁以水路运至槟城的炼锡厂。几十年后,汇成海洋的众多支流,造就了另一行业的崛起:炭窑。

拥有全马来半岛最大的红树林保护区,十八丁像是被上天祝福的骄子;红树林孕育了鱼,蟹,虾,以及多种季候鸟,保护了土壤,让此地成为捕鱼的好地方。同时,也因为红树林,这里的炭窑厂得以屹立超过半世纪不倒。

第二次世界大战后,看中红树林的良木可以制炭,日本人留下了资金以及造窑与烘炭技术,让当地华人得以当头家,把红树林砍伐后以小船运输进来炭窑厂,30天火烘熏成炭,包装好后,70%就寄到日本,部分留在大马以供小贩商家们用。
何生,当地第三代的炭窑主人,双手掌因常年抓木炭而显得黝黑,爽朗笑着说他从8,9岁开始就吃炭窑的灰长大。有人好奇问,在封闭的空间把树木烧成炭,岂不是充斥着有毒气体?何生说,这是天大误会,炭窑是把木烘熏热成炭,而不是我们所想的“燃烧”,所以其实没有制造二氧化碳之类的毒物。他的祖母在炭窑厂讨生活了30多年,如今80高龄,身体强健,也没有听过有谁早患癌症的。
何生,炭窑厂第三代
执照
在每家的炭窑厂上,都有这么一张“黄板黑字”,那是州政府给予窑主的“lesen”,每年都要申请一次,有趣的是,这张执照也同时列明了何生拥有6.6公顷的红树林可以砍伐,为何是6.6公顷? “因为我有3个炭窑,森林局给予一个炭窑2.2公顷的红树林,那3个炭窑就表示我有6.6公顷啦。”
每年都需要抽签决定自己可以拿到哪里的红树林区,所以这是公平的游戏。“抽签时,看你拿到什么数字,如果是前面的数字,那就表示你可以比别人早选你想要的红树林区。如果拿到尾端的数目,那好的区被前面的人抢完啦,只剩下没那么肥沃的区域,红树林数量少,不够密集,或地点比较难以进入,那整年就可能只有6个月工作,其余的6个月就在家摇脚吃白果了!” 另一位窑主王生说。
这样的炭窑,建筑费要RM35K,费时15天
剥掉树皮的木根
话说回来,木炭是怎么烘熏成的?把木材劈成一根根5.3尺(森林局规定不能超过5.3尺),去掉树皮(比较容易熏),一根根放进窑场(排满大概有1200-1300根),然后运用884法则,8天大火熏热(窑口大概是一扇门那么大),8天中火烘熏(窑口封掉一半),4天小火继续熏干(窑口剩下四分一),884后,就把窑口完全封死,炭木慢慢冷却,10天后,就可以打开窑口,把木炭抬出来,切割处理后就可以包装好,再分别寄给买主。

 

在8天中火烘熏的过程,其实还有一样副产品生成:木醋。木材的热水气上升,冷却后被收集成酸度PH 2.2-2.6的醋,这种原庄木醋可以用以治疗皮外伤,可以迅速为流血的伤口止血,不留疤痕,非常有效。但是由于属于强酸液体,千万别涂搽在细嫩的脸上,会让你痛的团团转啊。

 

FUN游志记者:慧玲